多地推进积分入户 哪里是落户界的“一股清流”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北京、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都有积分落户的政策,不同城市对于落户的条件设置也有较大差异,北京的政策或更多面向“高端人才”,而深圳将纯学历型人才的落户门槛放宽至大专

北京、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都有积分落户的政策,不同城市对于落户的条件设置也有较大差异,北京的政策或更多面向“高端人才”,而深圳将纯学历型人才的落户门槛放宽至大专及以上。各地在设置不同的积分入户条件时,背后是自身的人口形势。分析人士称,北京提出疏解非首都功能,但疏解非首都功能并不完全等同于简单的疏解人口。比如,北京致力于发展高精尖产业,疏解批发业和传统制造业等,必然引发人口结构的持续变化,在积分落户政策中也可以看到对相关人才的加分倾斜。

北京首批积分落户工作获得了阶段性的进展。从7月31日起,用人单位和申请人可登录积分落户在线申报系统查看申报数据初核结果。

今年4月,北京市向社会发布《积分落户操作管理细则》,提出持北京市居住证、不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在京连续缴纳社会保险7年及以上,且无刑事犯罪记录的,均可参加积分落户申报。近日,北京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五次会议上的消息显示,首批获积分落户者年内将办落户手续。

不止是北京,近来多个城市启动了积分入户的年度新动作。8月1日起,南京将全面废止此前的购房入户政策,并入积分入户;广州将今年的积分入户名额增加至7000个;深圳于不久前宣布了延续去年积分入户条件完全不与学历挂钩的思路;青岛则在新执行的积分入户基本条件中取消了学历要求,居住证和社保年限由3年减为1年,进一步降低门槛。

记者梳理发现,相比于人才引进,积分落户的基础门槛一般较低,普通劳动者也有希望够得上申报资格,但由于各城市必须兼顾自身的发展阶段和人口特点,这导致了在实际操作中差异化的入户难度。

图片来源:摄图网

各地积分难度不同

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提出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不得采取积分落户方式;各地应当修订当地的入户政策,放宽入户门槛。

对于诸多常住人口数量超过300万的一二线城市而言,设定相应的入户条件仍然是普遍做法。以北京为例,在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同时又实行积分入户,一边做减法一边做加法,对政策制订提出了挑战。

按照北京的政策,积分指标共分为9项,包括合法稳定就业、合法稳定住所、教育背景、职住区域、创新创业、纳税、年龄、荣誉表彰以及守法记录。

9项积分指标都赋予一定分值,总积分为各项指标的累计分值。其中,在教育背景项,大学专科(含高职)10.5分,大学本科学历并取得学士学位15分,研究生学历并取得硕士学位26分,研究生学历并取得博士学位37分。此外,创新创业以及荣誉表彰可获额外加分。

据了解,超过12.4万人参与申报,进入数据核查阶段。根据官方消息,北京将于今年四季度公布落户分值,并公示拟落户人员信息。由于是第一年试行积分落户政策,参与者都在热烈讨论和猜测今年的落户规模和分数线。

一位在北京工作近10年的白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同学历等级的积分差距就比较大,各类奖项的加分会进一步拉开分差,政策或许更多仍是面向高端人才。

在一个网络论坛里,有评论称:积分落户给北漂们新增了一条拿到北京户口的渠道,但由于北京严控人口规模,积分落户意味着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相比之下,深圳当前采取的人才入户和积分入户并行措施要宽松得多。其中,人才入户将纯学历型人才的落户门槛放宽至大专及以上,且不设数量指标上限,即拥有大专以上学历者,基本不必去争抢积分入户名额。

具体而言,深圳积分入户的基本要求包括:男女的年龄分别在55、50周岁以下;持有有效的深圳经济特区居住证,拥有或租赁深圳市合法产权住房年限及依法参加深圳市社会养老保险年限均已满5年;未参加过国家禁止的组织及活动,违反计划生育规定应当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的,且社会抚养费已缴纳完毕。

这项被称为纯积分入户的方法于2017年开始执行,当年全市指标共10000名。根据深圳发改委不久前披露的信息,符合申请条件的总人数为25039人,成功申请率大约为40%。今年6月,深圳宣布再放出10000个年度指标。

8月1日起,南京将废止此前执行的购房落户政策,改为人才落户及积分落户两种办法。其中,在积分落户的基础指标中,拥有自有房产或共有产权住房,将按规定折算成相应的分数。

积分政策在于留人

梳理各个城市的积分入户政策,必不可少的一项条件是合法稳定就业和住所。这也意味着,这一政策所面向的群体原本就已是城市里的常住人口,而积分入户释放的一种信号是:城市在让人真正留下并享受均等公共服务方面,提供了多大的可能性。

尤其是对于在某个城市打拼多年、有固定住所的居民而言,对户口最迫切的需求缘于子女的教育问题,这也往往成为这类群体考虑是否更换城市的重要理由。

因此,相比于抢人,积分入户政策的效果更在于留人,进而通过诚意的释放吸引更多的潜在流动人口。

哈工大(深圳)经济管理学院执行院长、人口经济学专家黄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深圳的积分入户政策亮点在于,它给普通劳动者提供了希望,不管拥有什么学历、技能,都有较大可能被接纳。

广州的积分入户也主要解决长期居住在广州,但无法通过人才引进等渠道入户的存量人员难题。与北京相比,广州在积分项目中增加了职业技术能力、急需工种或职业资格以及社会服务和公益等。

值得注意的是,各地在设置不同的积分入户条件时,背后是自身的人口形势。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智慧城市和大数据所所长姜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户籍制度改革是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点内容,在全国范围内是依据城市规模差异化推进的,对于大中小城市和特大城市都有相关的指导意见,这些是理解各地户籍工作的前提。

以广州为例,2017年末,广州常住人口为1450万人,根据最新的《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到2035年,广州常住人口将达到2000万,每年尚有30余万的增长空间。

深圳的户籍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例仅为34.7%,整座城市仍有较大的户籍人口容纳余地,这也是深圳当前得以维持宽松入户政策的一大原因。

姜鹏表示,北京提出疏解非首都功能,但疏解非首都功能并不完全等同于简单的疏解人口。比如,北京致力于发展高精尖产业,疏解批发业和传统制造业等,必然引发人口结构的持续变化,在积分落户政策中也可以看到对相关人才的加分倾斜。

他同时指出,无论什么样的产业结构,都需要不同层级的人去匹配。希望未来户籍制度改革能更多地向各个层级的人提供便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王帆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4-17 14:41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